金刚经《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金刚经》是佛教重要经典。根据不同译本,全名略有不同,鸠摩罗什所译全名为《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唐玄奘译本则为《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梵文 Vajracchedika-prajñāpāramitā-sūtra。《金刚经》传入中国后,自东晋到唐朝共有六个译本,以鸠摩罗什所译《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最为流行(5176字或5180字)。唐玄奘译本,《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共8208字,为鸠摩罗什译本的一个

详情

老子《道德经》马王堆帛书甲本—《德道经》

根据内容显示:《道德经》通行本(即王弼本)和楚简同出一源,而楚简是马王堆帛书甲乙本的修改版。其中乙本是甲本的修改版。所以马王堆帛书甲本《道德经》是目前发现的最早版本,大约也是最为接近原著的版本。因帛书有缺,文字丢失部分用乙本补足,乙本亦缺失的以通行本补足。上篇为《德篇》,下篇为《道篇》,也可称《德道经》。 《道德经》/作者:老子 德经 01(通行本38) 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

详情

老子《道德经》通行本 全文

《道德经》,又称《道德真经》、《老子》、《五千言》、《老子五千文》,成书于中国古代先秦诸子分家前,为其时诸子所共仰,是春秋时期老子(即李耳) 所作的哲学巨著。在先秦时竹简《文子》称《上经》、《吕氏春秋·注》称为《上至经》,在汉初汉景帝尊为《道德经》 ,至唐代唐太宗曾令人将《道德经》翻译为梵文。《道德经》这部神奇宝典被誉为万经之王,是除了《圣经》以外被译成外国文字发布量最多的文化名著。 以下为通行版

详情

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玄奘译本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

详情

肇论(后秦长安释僧肇作)

肇论 后秦长安释僧肇作 肇论序 小招提寺沙门慧达作 慧达率愚。通序长安释僧肇法师所作宗本物不迁等四论。但末代弘经。允属四依菩萨。爰传兹土。抑亦其例。至如弥天大德童寿桑门。并创始命宗图辩格致。播扬宣述。所事玄虚。唯斯拟圣默之所祖。自降乎已还。历代古今。凡著名僧传。及传所不载者。释僧睿等三千余僧。清信檀越谢灵运等八百许人。至能辩正方言节文阶级。善核名教精搜义理。揖此群贤语之所统。有美若人。超语兼默。标

详情

易经分宫卦象次序

以前学易经都是泛泛的看,当一种哲学来看。比较偏重其理,后来觉得这样学习始终是在拾人牙慧,得自己研究才行,于是从基本的知识学起来。这个分宫卦象便是很基础的,需要背诵的内容。从网上抄来这些资料放在这里,供自己查阅,也方便别人看到。

鬼谷子本经阴符七术

曾读过《鬼谷子》,对里面的纵横捭阖之道不能领悟。现在又读《本经阴符七术》,还是觉得玄妙莫测。没读过的人可以看看,读过的人欢迎交流。鬼谷子,姓王名诩,又名王禅、王通,号玄微子;春秋时人。常入云梦山采药修道。因隐居清溪之鬼谷,故自称鬼谷先生。鬼谷子为纵横家之鼻祖,苏秦与张仪为其最杰出的两个弟子〔见《战国策》〕。另有孙膑与庞涓亦为其弟子之说〔见《孙庞演义》〕。鬼谷子的主要著作有《鬼谷子》及《本经阴符七术》。《鬼谷子》侧重于权谋策略及言谈辩论技巧,而《本经阴符七术》则集中于养神蓄锐之道。

关于“生命回顾”—巫师唐望

生命回顾是去回忆一个人的生命到最不重要的细节。他们不仅只是回忆,而是重新活过一次他们生命的每一时刻。生命回顾的基本事项。第一阶段是简短的大纲,挑出生命中所有明显突出的事件来审视。第二阶段是较细节的回忆,理论上可以从「潜猎者」坐进木箱前的一刻开始,一直回溯到出生时。佛琳达解释说,生命回顾的主要元素是呼吸。呼吸对她而言是魔术,因为它是给予生命的功能。她说如果能减低身体周围的刺激,生命回顾就会很容易。呼吸能够培养越来越深层的回忆。理论上,「潜猎者」必须回忆起一生中曾经有过的所有感觉,而这个步骤开始于呼吸。

曾国藩家训语录30条

岂惟近代,盖有史以来不一二睹之大人也已;岂惟我国,抑全世界不一二睹之大人也已。然而文正固非有超群绝伦之天才,在并时诸贤杰中,称最钝拙;其所遭值事会,亦终生在指逆之中;然乃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所成就震古烁今而莫与京者,其一生得力在立志自拔于流俗,而困而知,而勉而行,历百千艰阻而不挫屈,不求近效,铢积寸累,受之以虚,将之以勤,植之以刚,贞之以恒,帅之以诚,勇猛精进,坚苦卓绝。吾以为曾文正公今而犹壮年,中国必由其手获救。
——梁启超

西藏佛学中的无常生死观

前几天收到兄弟寄来的一本《西藏生死之书》。他听人说这本书很厉害,所以就买来看,还特意买的比较早期的版本(1999年5月第一版)。不过他没有把这本书看完,说太无趣看不下去了,说我应该会更有兴趣。今天是第二次翻看该书,书中的道理很值得深思。我虽然不是佛教的信徒,没有弘扬佛法的义务,但也希望大家能抽空撇上一眼。人生大事,唯有两件事情最大,生死二字便是。当繁华世界变成黑白色,当人呼出最后一口气,人生是否就此打住,而未来又将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