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患与不患,位次和与无位次”

2019年7月3日05:50:53 评论 72

什么叫做不患?什么叫做患?不过在缠师没有给出专门的定义,主要是因为很难给出严格的定义。就像佛教的般若智慧,也是难言的,这里试着给出一些解释,“患”是指不确定性,或者说相对性。说某命题是患的,就是指其的成立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然而正是由于其相对性,那么两个不同的相对性的命题之间就有了比较,相对性的程度也有了比照。在某种情况下,某个相对性的命题成立而另一个相对性的命题不成立因为不确定,因此患。而同时,就是由于患,让我们让自己的能力有所作为,让不确定逐步走向有利于我们自己的结果,也就是根据实际情况选择当下成立的相对性的命题。而不患,是指绝对性,确定性。不患的永远不是某个命题的成立,不患的永远是任意时刻必然有命题是成立的。而让你立足于不患,就是让你时刻立足于此时成立的命题中,这才是不患。破解了所有命题的不确定性,获得所有命题成立的条件,而自身永远根据命题的成立条件成立与否站在当下成立的命题中,这就是最高目标。

想想看,如果一个命中注定就是让你输的游戏,也就是你输是“不患”的游戏,你还能通过你自己的力量来改变这个“不患”的结果么?因此就是有了患,你才有赢的可能。如果你心中着相,总希望找到精确的股票能涨跌到多少钱,那么你就是在追求结果的不患。这条道的方向就是错的。而正确的方法是,放弃结果的不患,承认结果的患,但是从走势上觅得不患的规律,使得原本是“患”的结果不断的向有利于我们的方向转变,这才是投机正途。总之,不患的是规律,不是结果。结果是“患”的。但是结果的“患”是可以不断被缩小的,虽然永远达不到“不患”的状态。这种“患”,在一般投机者心中就叫做风险。可以看到,这个风险的定义和前面一段的定义完全不一致。在缠论者看来,就是因为有了“患”,高手才是高手,高手才有赢的利润的可能,因此“患”就是机会,这也是常人经常所说的风险与机会并存。

什么叫“位次”和“无位次”?缠师在《论语详解》中,叙述过位次的概念,指的是变化中的不同状态。“患”与“位次”紧密相连。前面已经说了,“患”的是许多个具体的命题。这些命题“患”的缘由是其成立的条件都有成立时与不成立时。对于当下,总是落入这个成立时和不成立时这两个集合中的任何一个,这就可以看成两个位,成立和不成立,而我们要对“患”的命题进行操作,必须考察其前提,成立则承认命题,不成立则否认命题。因此“位次”必然是依赖于患的,只有有了“患”,才会有状态的变化,变化过程中才会有所谓的“位次”。而“不患”是无“位次”的。不患,就没有相对性而言,其绝对的成立哪里会有变化,又哪里会有变化中的不同状态呢?没有状态的不断转变,哪里有“位次”可言呢?

只考虑走势类型、中枢和买卖点,这些的存在性是绝对保证的,是走势过程中“不患”的东西;牢牢把握住这个不患,就能控制结果的“患”的走向。根据盈亏进出就是最大的着相。盈亏是“患”的,“不患”的是走势类型的当下完全分解。

1、不患:无法被“患”,不会因人心的变化而变化。即不管人们怎么去忧虑、去担心,去试图改变,“他”仍然是“他”,永远不会变。意指绝对、客观、不依靠任何前提条件存在。在整体看来,是静态的。
2、患:可以被“患”,能够被忧虑,被分析,能够通过个体的努力去把握。
3、位次:指位和次。位即位置,是从空间角度来说;次即次序,是从时间角度来说。位次,可以分出空间的不 同位置和变化的先后顺序。

1、“所有级别的走势都能分解成趋势与盘整”是“不患”的,是无位次的(“所有级别的走势都能分解成趋势与盘整”,是绝对的,客观的,他不依靠任何的先决条件存在。这是一个静态的分类,没有动态的变化过程,因此,在空间上便没有上下之分,在时间也没有先后之别,既无“位”,也无“次”),而“走势类型终要完成”的“走势终完美”以“所有级别的走势都能分解成趋势与盘整”的无位次而位次之,而“患”之。(正因为这完全的分类,走势类型之间才有了区别,才有了趋势与盘整的不同划分,才有了不同类型之间的转换。所以这完全的分类,就构成了走势由一种类型变化为另一种类型的基础。不然,如果没有走势类型的划分,就无法出现不同类型,也就无法由一种类型转变为另外一种类型,走势便无法被划分,与“走势完全分类”矛盾。所以,在“走势完全分类”这个前提下,这个“不患”的绝对下,在连续的走势中,不同走势类型各自的“走势终完美”才有了具体的位置和依次去完美的次序。才可以被考察、被对比、被分析,被“患”)

2、在“所有级别的走势都能分解成趋势与盘整”的“不患”下,又成了其“患”,就因此可以位次(该问题的理解,可以参考本ID关于《论语》相关章节的解释)。(在任一个走势类型的当下,“延续或转折”永远是个两难的、无法被解决的问题。但这个两难的问题,却因为有了“走势完全分类”的前提,就成了可以被把握的。为什么?因为有了完全分类,我们就知道,这个走势类型最终一定会去完成,不然,其他类型就无法出现。其他类型无法出现,还分什么类?一个类型一直走到底,与完全分类这个前提相悖。正因为这个走势类型最终都要去完美,所以,“当下”就被纳入到一个具体的过程中,去完美的动态变化中。既然过程存在了,我们就可以在这个过程中找到不同的位置,可以分辨出变化的先后次序。因此,“延续与转折”的两难问题,便因为“走势完全分类”变成可以被考察、被对比、被把握的东西。正因为当下的走势是两难的,也就是在不完美到完美的动态过程中,这就构成了其“不患”而位次的基础。(走势是两难的,这个“两难”是因为下一秒钟我们不知道变化成什么才“两难”。但是,这“下一秒钟”,正好说明这走势是变化的,是处于从不完美到完美的动态过程中。也正因为这“两难”、这“变化”、这“过程”,才在“走势完全分类”这绝对的、静态的基础上,转化为相对的、动态的过程,也因此就产生了“位置”和“次序”)“走势终完美”,而走势“不患”地可以分解成趋势与盘整,换言之,“趋势终完美,盘整也终完美”。(“走势终完美”,同时走势又绝对的分解为趋势与盘整,所以换句话说,“趋势终完美,盘整也终完美”)

补充:缠论是市场的数学表达式,有严密的逻辑推理过程。但是逻辑的起点是公理,公理虽然不能给人们带来什么,但却能成为逻辑找到起点。在缠论中,这逻辑的起点便是“所有级别的走势都能分解成趋势与盘整”,这是市场的公理,无需去证明,也无法被证明,是由直接经验所得。就像“两点之间直线最短”一样,找不到一条定理去证明这个公理,因为所有几何定理都是在他的基础上推理出来的。缠论正是由“所有级别的走势都能分解成趋势与盘整”这个公理为起点,通过严密的逻辑推理,构筑起缠论的大厦。

深度好文,一解本馋多日心中困惑,不知作者是谁,网上转来与各位同学分享。

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7463b1480102vtgu.html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