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这都是我的错

  • A+
所属分类:日记

前段时间,某日早上,特别晕,难以起床,只得睡了一上午才好。下午接到三姐电话,说姥爷晕倒送去医院了。不知我那没来由的头晕,是不是血脉相连的感应?三姐说的不清不楚,我又打电话给我爸。结果总是打不通,我一时想起老爸和姥爷的关系不好,莫非是不想接我电话吗?挑了三个时间,都没打通。后来证实,其实是不小心开了“勿扰模式”。再问三姐,说医生诊断是脑梗塞,已出院,现在卧床不起,人有点孬了。

后又过一段时间,三姐说,姥爷不吃饭了。我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以为智力受损到吃饭都成问题。遂打电话给我爸,竟然通了。姥爷生病以来,首次跟爸妈通上电话,才得知姥爷发烧了,经治疗退烧已正常进食。顿时觉得信息不完整,真是太坑,说话讲一半,让人误解。明明是发烧引起的不想吃饭,而不是。。。

三姐在市里上班,不住家里。家里的座机今年没再续费,而老爸的手机时常打不通,联系有诸多不变。又想到老妈必是不想耽误我工作,于是也不会告知姥爷的具体病情更不会要求我回来探望。我才浑身冒起汗来,竟然不早些回家看看。而恰巧端午节来临,遂请了长假回来。

姥爷今年七十九岁,虽比较清瘦,但身子骨还算硬朗,腰不弯背不驼。可这次生病,硬是瘦成了皮包骨,卧床不起,腿也伸不直了。那天我回到家,姥爷正在吃饭,手里拿着勺子不停的抖,好不容易才能吃到嘴里。见我叫他,只是定睛看了我一眼。比之以往,明显淡漠了许多。妈说姥爷平时都要人喂,今天却非要自己吃。看到姥爷和爸妈都瘦了一大圈,才知道他们这些日子的病苦和操劳。

回家前我已打定主意,要带姥爷去省会的医院看看。然而现在,跟他们谈了多次,依然不赞成。妈说,家里有个老的磨人,还有个小的也磨人。老妈很生气,我再也不敢提这个话题。

姥爷上次发烧,卧床几天后,臀部生了褥疮。即使小心护理,仍不见好转,反而创面越来越大。去医院重新买了药,又在某宝上买了气垫床,如今半月过去,伤口总算愈合,长出新皮。伤好了,可是人傻了,他已经不认识我这个外孙了。也不认识他唯一的女儿了。昨天喂他吃饭,他问我:“你从哪里来?”,我说,我就住这里。我问他:“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他说不知道,我告诉他。过了一会,我又问他,“你现在还记得我的名字吗?”他说,“知道又怎么样呢,都摸不着家了。” 我说,“这是你女儿的家,不就是你的家吗?”姥爷笑了,恍然大悟似的,眼角有泪,喃喃说着:“女儿家,当然也是我家”。

 

“刮五风”时代,姥姥没挺过“粮食关”,那时我妈才五岁。姥姥咽气时,姥爷正在外面跟着生产队挖河道。姥爷没有续弦,说是怕后母亏待女儿。他虽然疼惜女儿,却做了2个让我妈怨恨一生的决定,一是为了挣生产队的工分,不让她女儿读书,而是每天放牛。即使当时的教书先生是亲戚长辈,愿意免费收到学堂里;二是嫁给了我爸,姥爷以为外甥比较靠得住,可现在他卧床不起了,他这个女婿却对他不闻不问。

妈说姥爷愚拙,害了她一辈子,到老还这么磨人。

几年前姥爷家的房子失火,烧掉一间屋子,以及他藏在犄角旮旯里的多年积蓄。这是一桩悬案,1.姥爷说有人放火,当时某位亲戚想让姥爷挪窝,在那盖新房,姥爷不同意,有过些摩擦。不过没有纵火的实据,而一般人想来也不会这么大胆。而且又是亲戚,所以他老人家说的话没人信,公论是他自己抽烟干的;2.烧掉多少钱,这个数字姥爷说过几次都不相同。由此知道,这次事件的打击,影响了他的精神状态。

后因赡养老人问题,小姥姥(姥爷的弟弟的老婆)亏待她的婆婆(姥爷的娘)。姥爷看不过去,跟她发生争吵,被打破头,不知有没影响到脑袋。小姥爷(姥爷的弟弟)不是个好弟弟,当年姥爷供他读书,帮他娶亲,如今姥爷生病了,他也不来探望。不过现在他来不了了,最近他在水田里被瓦片梭破了脚掌,在家歇着了。他也不是个好儿子,姥爷家的三间茅草屋被烧掉一间后,老太(姥爷的娘)就只能住在小姥爷家,却被他活活饿死。老太活到102岁,虽眼花耳聋,却无病无灾,还认识人,思维清晰,一点也不糊涂。只是人老了,行动不便了。老太生前常喊的一句话是:“死张X(小姥爷老婆的名字)啊,饭不给我吃饱啊!”

不知她的儿女们为何如此狠心,姥爷一辈子不会照顾人,偶尔送点吃的给老太,姑姥姥(姥爷的妹妹)住的更近,也偶尔送点吃的,可老太还是饿死了。办丧事那天,小姥爷有说有笑,开心的不得了,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因为老人年过百岁,得到了国家的补助金,而他也终于甩掉了一个包袱。厚颜无耻至斯。然而这种人其实很多,乡下饿死老人,对老人不管不顾,饿死病死的,多不胜数。

老太去世后,姥爷本该住到我家,然而老爸态度恶劣,对他不理不睬,还经常当面发无明火。老爸成了我们家的公敌,可他还是那个样,吵完架没有任何改变。我们只能说,只能吵,而老妈气急私下里和老爸打过几次架。有时我甚至想激怒他,帮老妈出口气,等他先动手,我就不客气了。可这终究是很矛盾的事情,他不想揍我,我也不便进一步冲突使他伤心。

后来有人撺掇姥爷去敬老院,此后姥爷每次来我家都说要去敬老院,他可能一方面真觉得敬老院好,那里有一群老人相伴,一方面可能也是激将法。依我们早就把姥爷接过来了,可老爸那关过不去,他一方面反对姥爷去敬老院,一方面又对姥爷假以颜色。到最后姥爷已不想去敬老院了,而老爸却似乎找到了理由铁了心的不让接来我家。

妈说姥爷在那住不到一年,就会回来,而且还是带着病需要服侍。现在果然是这样的,老妈怪他不听话,也恨老爸。

姥爷不知何时开始挑食,不吃素,专要吃荤。长久下去身体肯定不好,在我家还可以规劝,调理饮食,在敬老院就没这个条件了。吃不吃在于自己,没人疼惜。

去年姥爷的视力出现问题,老妈带他去看过医生,诊断为视网膜黄斑病变。明显是饮食问题造成,我们让他多吃蔬菜,总也不听。医院开了药以后,他吃了几次没效果,把药扔了。还闹着要去医院手术,因他认为是白内障造成的,可他的白内障很轻,都没到需要手术的地步。不仅是手术没效果,还有风险,所以老妈极力反对。那段时间我刚好在家,我说我带他去看医生,好让医生给他说明白。可他执意不肯,非要找旁人带他去看,比如敬老院的院长还有同住的老人。看了几次无果,还花了不少钱,老妈担心他仅有的一点积蓄被人骗了去,让他交给自己保管。他不愿意,后来老妈让舅舅(姥爷妹妹的儿子)出马,才拿到,舅舅又偷偷把钱交给了老妈。

昨天姥爷晚饭只吃了一点点,之后我和老妈帮他擦洗身体,换药换尿布时,老妈忍不住爆发了。说他不听话,别人说什么都信,自家人就不信,不让去敬老院,非要去,自己把身体搞垮了;以前老太能吃能喝,吃不饱。现在调理他吃喝,却任性不吃,吃到嘴里还喜欢包着不咽下去,也不怕呛着;而且连亲生女儿也不信任,宁愿把钱给外甥也不给她,到头来谁照顾他呢?只有这个女儿会管他等等。。

若要梳理一下:房屋失火,被打破头,丧母,视力障碍,担心老无所依(老爸不理他)等,让他的精神状态一差再差,心理负担重,心情抑郁,加之饮食不规律,营养不均衡,终致中风卧床。

虽说年纪大了,总有些毛病的,可是如果老爸对姥爷好点,就不会这样了。如果姥爷不那么“愚拙”,也不会这样。姥爷除了有些脾气,却是实足的好人,本份,从不欺人。然而,俗语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所以我妈恨她。

 

这句话反过来说一样成立,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然而我没办法恨我爸,他生我养我,将来他走不动了,我要赡养他,照顾他。所以只能把满腔愤怒指向爷爷。那些小时候听爸妈在饭桌上忆苦思甜,谈的一些当年往事,曾让我很愤怒。长大后,我渐渐原谅了那些人的所作所为,可到了姥爷发病后,我才知道,有些事情即使过去那么久远了,仍然发挥着作用。如果不是他们,我爸的性格怎会扭曲成这样让人憎恶讨厌的模样?

爷爷是个党员,育有四儿三女,我爸是老大,入赘给外公了。我妈是独生女,一家人本可以过的很好。可是外公那时脾气暴躁,我爸跟他处不来,于是爷爷把爸妈接回家了,可是,他对他们一点也不好。爷爷这边子女众多,争宠非常,想来跟宫斗剧有的一拼。这样说一点也不夸张,那个年代本就贫穷,能吃饱饭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所有的斗争都是为了饱腹。爷爷年轻时,脾气很坏,子女们都怕他。而一碗水本就端不平,何况还有偏心呢?子女们见风使舵,争宠搞斗争,也是家长惹的祸吧。他们的所作所为烙印着他们的为人底线,因此现在不论他们如何笑面如花,如何温语温言,我都能清晰的感受到那反差,那温和的面孔下,当年是那样的可憎、滑稽。

 

老爸是个文艺范,错生在那样的年代,那样的生存环境里。年轻时跟着小姥爷出去舞狮子,玩花灯。敲锣打鼓,唱戏样样会。嗓音还好的跟专业的有得一拼。不靠谱之处在于,人不老实,拈花惹草的,倒是没有做过出格的事情,那是我妈看的紧。再一个就是生在农民家,却不会耕田,打渔,忙生计就一窍不通。眼看跟着小姥爷都玩野了,于是被勒令回家老实务农。爷爷笑他养不活人,看不起这个儿子,扬言他自己老了,也不要大儿子养活他。

曾见人们感叹现在的人越来越冷漠,什么因为互联网,线下交际少了,什么一个小区里,住隔壁的都不认识彼此云云。确实如此,以前不是这样的,人们交往紧密,连吃饭时端着碗筷那会,都要闹个门子(串门)。可那会儿吵嘴打架,也非常多。我爸文艺范儿,我妈性格特别要强,都不是会向大人撒娇的主,加之老爷子又看不起这个儿子。其态度明显,子女们见着风向,便好话无多,坏话常有。于是各种歪曲事实,自己做错事也推到别人身上这种。我爸心疼自己的弟弟妹妹们,从不跟他们计较,被打也不还手,有时甚至被群殴,常常惹来邻居劝架,护着我爸。

(......这里省略一些上一辈兄弟姐妹之间的矛盾事件,本都写好了,想来想去还是删掉吧。)

 

岁月会磨平一切,生活的艰辛苦楚,人情的冷暖,磨灭了真挚的情怀,磨掉棱角或浑身是刺。

人越老越孤独,他们“抛弃”了别人,最终也被别人“抛弃”了,就像被时间无情的甩在历史的角落里。再也回不到最初的,对父母的爱,兄弟姐妹的嬉笑追逐玩闹。因为他们膝下有了儿孙,他们所有的目光都投注在那里。享受着儿孙绕膝的感觉,却忘记了自己当初围绕的人。

谁会想到当年那个不可一世,在子女们之上如帝王般存在的爷爷,磨掉棱角后,那些当年拍他马屁的儿子和媳妇们,对他言听计从的人。后来在他干不动活,需要子女养活时,常年指着他鼻子骂,他也忍着了。那个当年,麦子没熟,便逼迫我妈挥泪割下那青青的麦秸,而他赶着牛,在后面追着犁田的人,转到我家生活时,却享受到最优厚的待遇,几乎不用他自己开火煮饭。对他照顾有嘉,在别人家总是病怏怏,在我家一年就养好了身体。那次离开我家,转到别的叔家,他哭的很伤心,声泪俱下,不愿走。即使他从没为当年的所作所为道过谦,我们一家都早已原谅了他,毕竟他已经老了。

 

可是爸,他从没有棱角,到浑身是刺。近些年他渐渐对我外公态度恶劣,到现在对他的亲爹也会当面骂一番。

(......这里省略一次“骂爹”事件。。。)

几经劝说,老爸终于消了气,又转回头去给爷爷道歉。何必呢...,我想老爸心中一直憋着一口气吧,另兄弟不睦的始作俑者啊。

然而思前想后,姥爷落到如今田地,跟老爸不无关系。而让老爸变成这样怪脾气的人,又是爷爷,所以我恨他,但我不赞成老爸不养他。然而按老爸现在的脾性,爷爷转到我家时,他必然也是不闻不问的。岂不是所有重担都要我妈一个人抗吗?以我妈的性格,他绝对不会不管的。照顾一个老人已经很累了,再多一个,怎么受得了。以前可以跟老爸说将心比心,现在连这个比心都无从说起了。他如“圣人”般要把一碗水端平,视万物为刍狗。

 

老妈从小没了娘,别人都说没妈的孩子可怜,可听在我妈耳朵里,就像是一种侮辱。她比谁都要强,因此维持这个家,她付出的最多。她总想面面俱到,把所有人都照顾到。可老爸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我妈这般年纪了,还在后悔嫁给他。

这次请假回家之前,我心想老妈一定很无助,她自己腿不好。老爸又不帮忙,姥爷病了,没人带去看医生。可是万万没想到,第一个反对带姥爷去省会医院看病的人就是老妈。她说,"医院说了,没得治了,而且人会越来越孬。" 我要查看医院的病历本和药方,结果什么都没有,只有口述说是脑梗塞,竟然有这种不负责任的人民医院!他们医术有限,又想免责,就如此这般。因此我都怀疑他们的诊断是否有误。老妈又说,"某某某(村医)说了,他们那边得这种病的不下50人,确实没得治。" 村医懂毛线,只会看伤风感冒,皮外伤。他们没得治,怎晓得是不是儿女没尽心?而且就算是这些人都是同一种病,也是人各不同,有人医得好,有人医不好,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妈又说,“你姑姥姥和舅舅都说不用去医院看了,没有用。” 我管他们呢!老妈还说:“你姑姥姥讲你姥爷不听话,折腾,路远,万一折腾个没气了怎么办?” 我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虽然心想脑梗塞这种中风类的病,早看治愈希望就大几分,而且治好了,生活可以自理,也能让老妈省很多心。可他们的担心,又不能无视,老妈不敢冒这样的风险,我更加不敢了。

 

我知道老妈虽然恨姥爷“愚拙”,但也是真心实意的对他,从未亏待过他。而关于这件事情上,各人所持观念不同,因此做法也不相同。老妈只想让姥爷安安稳稳的度过晚年,我想让姥爷活的更有质量。老妈嘴上没说,我也知道她担心钱花了没效果。三姐离婚后,去年生了一场大病,在上海治疗,几乎花光了家里的积蓄。那时我们庆幸三姐离婚了,不然她婆家不会舍得这么花钱。我问老妈,为何厚此薄彼。老妈说年轻人和老人不一样。我说,生命不是一视同仁吗?老的少的,都要一样看啊。老妈不这么认为。她觉得姥爷到了这个年纪已经够本了。我说,老太还活到100多岁呢,说不定姥爷也可以再活二十年。老妈说,活到这份上,就是拖累下辈,她要是到了这个地步,脑袋还清楚的话,就自我了断了。

老妈的内心,其实是很矛盾的。家里穷,我还没结婚,老婆本都花光了。她必须做个选择,选择钱花在哪里。

为此,我很痛心,因为所有的问题,都是我的问题。因为我不够努力,因为我没出息,因为我没挣到足够的钱。

所以,这都是我的错。


2016年9月8日,农历八月初八,清晨5点多,外公走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