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罗斯和他的“反身性理论”

2020年11月6日20:48:48 评论 63 人阅读

我对索罗斯开始感兴趣,是因为网上看到的一句话:徐翔说,中国没有几个人懂得反身性理论,我大概只能算半个。 ​​​​

于是我对反身性理论感兴趣了,对索罗斯感兴趣了,我想了解他的投机哲学。

哲学,对于投资或投机的意义,是确实有用的,还是虚头巴脑的呢?我想只有了解过才知道了。

 

以下内容摘自:云锋金融

索罗斯在《金融炼金术》中解释“反身性”的原文:

“反身性的概念其实很简单:在任何包含有思维参与者的情景中,参与者的思想和现实情况之间存在着一种互相影响的关系。

一方面思考者试图去了解真实的情况,另一方面他们试图获得一个他们想象中的结果

这两种过程起到的作用相反:在求知的过程中,现实是已知量,然而在参与的过程中,参与者的思想成了已知量。在提出哪些是已知的而哪些是未知的时候,这两种作用会相互干涉。

我将这种两个作用间互相干涉称之为'反身性'”。

索罗斯还说:

“反身性”理论本身或许也是“反身性”的。一旦被认知,就将改变理论的性质,从而使我们再度无法确切认知。

市场的本质即预期意识的集合

首先,我们需要先弄清楚“市场”的本质是什么。

今天我们想到市场,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综合体概念。然而市场在诞生之初,不过就是一个“以物换物”的场所,原始人用牛肉换羊肉,用羊肉换弓箭等等。这一点至今仍然万变不离其宗。

我们认为一头牛可以换一头羊,这是我们在市场中对“交换”的预期意识,若碰到认为一头羊可以换一头牛的人,那么就可以完成交易。因此在市场上交易的,实际上是我们的预期。

人作为市场的主体,而市场可以看作是“交换”双方的预期意识构成的集合。

我们对于市场的看法已经改变市场

如果将市场整体比作一盆水,作为个体,我们每个人对市场的认知就如盆中的一滴水。如果其中一滴水改变了它的状态,那么这盆水自然就不再是之前那盆水。而事实上,脸盆中的每一滴水时刻在变动着。

换言之,当我们作为市场的参与者尝试去认识市场的时候,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对市场的认知就会随着获取知识的增多而不断改变。而与此同时,作为市场的一份子,我们认知的改变也就意味着市场的改变。

这就是反身性理论。

我们常常听到索罗斯的一句名言“市场永远是错的”,但这句话真实的含义或许是,“我们对市场的理解永远是错的”。

如果你认为这有点不可知论的味道,那就对了。

索罗斯的哲学根基主要来源于卡尔﹒波普的证伪主义,还有部分是来源于哈耶克的《感觉的秩序》和《科学的反革命》。

证伪主义认为所有的科学知识都是暂时的,都是等待被证伪的,一些今天看来颠簸不破的真理,很可能只是明天的谬论而已。科学命题不能被证实,只可以被证伪,可证伪性是科学与非科学的划分标准。

而“反身性理论”告诉我们,市场作为整体,永远包含比个体多的信息,多到足以保证其自身作出最正确的分配。我们的个体意识,作为整体意识中的一份子,是永远无法认识到整体的意识。

这就像我们的眼睛虽然长在脑袋上,却无法看到自己的后脑勺,因为一旦我们想看后脑勺而转头,后脑勺也同时跟着移动使我们看不到。

过去,我们总以为是因为自己懂得不够多,才导致无法作出正确的判断,而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告诉我们,我们永远无法知道的足够多,来作出绝对正确的判断——因为当我们开始理解市场时,市场就已经不是我们所理解的样子了。

美国学者约翰特雷恩在《大师的投资习惯》中对此有过精彩解读:

‘反身性’的本质是指认知可以改变事件,而事件反过来又改变认知。这种效应通常被称为‘反馈’。这就好比,如果你拴住一条脾气好的狗并踢他,骂它‘坏狗’,那么这条狗会真的变得很凶,并扑过来咬你,而这又会引来更多的踢打、更多的撕咬。

反身性在现实中的案例

2014-2015年的A股牛市就是这样一个正反馈过程。

股市长期低迷之后,市场的平衡被外界的买盘驱动所打破,配合以央行宽松,流动性充裕,股市开始加杠杆。股市的上涨吸引了更多资金买入,尤其是杠杆融资买入。杠杆融资买入反过来进一步推高了股价,让使用杠杆的人获得超额收益,进一步强化了正反馈机制。融资余额与股市指数在这个正反馈的循环中互为因果,反复强化。

再举个负反馈的例子。一家银行原本运行良好,不知是谁突然说,银行要倒闭了。一传十,十传百,相信的人马上跑去排队取钱,而其他人看到很多人跑去排队取钱,也认为这是真的而去排队取钱。当银行门口的队伍越来越长时,人们对于“银行倒闭”越深信不疑,于是就有更多人争相去银行挤兑,生怕自己的钱取不出来。

最后,银行真的倒闭了。

市场一直在根据我们的预期不断变动,而我们的预期又在市场的变动中不断变化。当趋势形成,三人成虎,那么市场也将越来越偏离平衡点,向极端的泡沫化发展。

科技股和房价是最新的案例吗?

去年以来全球科技股的“涨不停”,同样是反身性理论在现实中的体现。

新科技代表着新的生产力和未来的发展趋势,这没有错。无论是腾讯还是阿里巴巴,都是对传统社交方式和购物方式的颠覆。这在刺激着投资者的神经和想象力的同时,也吸引了大量的资金流入。例如昨日腾讯的股价就第一次收在了300港元以上,再次创出历史新高。

在赚钱效应的刺激下,更多的分析师开始为科技龙头们的上涨寻找理由,撰写深度报告并调高目标价。这些信息通过媒体的放大传递到投资者的耳中时,便会引发新一轮的抢筹。

正反馈,就这么形成了。

更显著的例子当属这些年的国内房价。

一开始,一线城市房价的上涨源于外来人口的涌入和居民收入的提高,尚可算是合情合理。然而当上涨到一定程度之后,恐慌的改善型需求和贪婪的投资型需求就会喷涌而出。这些购房需求又再度推高了房价,印证了赚钱效应,于是大家更加抓紧买房。

人们的预期和房价互相刺激,房价就进入了不断螺旋上涨的通道。

历史上的今天
十一月
6
枫行者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11月6日20:48:48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fengmr.com/slshtd.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