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金花的取胜之道

  • A+
所属分类:日记
摘要

这是我如此认真写的一篇文章,开博客这么久,第一次觉得可以分享一下思维方式。所以这篇文章写完修改了好几次,这次更是重新书写了一遍,力求表达清楚。或许这不值得一读。。。所谓中正当位,即是守持中道、行为不偏。因此有了进可攻,退可守的条件。赌博的输赢很简单,无非赢利与否。人生的赌局,该是以什么判断呢?得到什么才算赢?有的人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但是得到后又发现不是。或者发现失去了更重要的东西。有的人一直不知道自己想要得到的是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筹码有多少。进退之道,用在赌博里相对是简单的。而放眼在社会上,在人生的进程里,有几人能做到,且不失本心。

这是我如此认真写的一篇文章,开博客这么久,第一次觉得可以分享一下思维方式。所以这篇文章写完修改了好几次,这次更是重新书写了一遍,力求表达清楚。或许这不值得一读,但至少值得我写下来,算是个小总结。

炸金花的取胜之道

在我们家那边的农村里,过春节,赌钱似乎是必备的且唯一的成人娱乐项目。只要人手够,必然要凑上一桌,其意义快要跟敬茶和敬烟差不多了。主人家来了客人,如果不摆出一个赌局来,会觉得怠慢了客人。如果客人推辞,还要上去拉扯一番,谁叫中国人都喜欢谦让呢。

可对于赌博这事,我真不是谦让,我是真不喜欢,同时这也是我的原则。小的时候自然没人管你放擦炮还是玩泥巴。可长大后就得接受“礼节性”的待遇了,同代的小伙伴们早已在主动或被动的“拉扯”中完成转变,加入赌博大军。只有我还在“独善其身”。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只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始终是不变的规律。没有共同兴趣,即没有共同语言。于是我就显得另类,不合群了。可能是,我只想做个安静的美男子吧。

然而现实不能让人如愿,有人要破坏这宁静。那晚,人们在打牌,烟雾弥漫,喧闹满屋。为求安静,我只好躲在屋外看星星。直到某人走来,刻意放低声音道:“你知道XXX背后怎么说你的吗?”他顿了顿,似乎是想看我有什么反应。我很配合的转过头,于是他继续说:“他说你呆,像个呆头鹅...” 我勒个...擦.....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有这样说人的吗?我这暴脾气,还要不要愉快的做亲戚了?一种被亲情背叛的忧伤感,瞬间将我笼罩,为了掩饰,我立即仰头继续看天,这时我的心情是 “?”、“!”、还有“@#*$##%!…*%”。意识天人交战,眼中光芒闪烁,直到许久,复又归于平静。

我想,若要打击一个人,就得在他最得意的地方出手。说我呆吗?想必他自认为智商高人一等。想来想去,只有同桌对赌最快最直接。我知道他们很多人都觉得我闷,话语少,不怎么合群。我要用行动向大家宣布,我不是闷,只是懒得说废话。如果不赌博就是不合群,我便赌给你们看看。用这样一个大转变,效果定是极好的吧。只是赔本赚吆喝,未免不值得。那怎么才能在赌局上取胜呢?

我们这边最为流行的是逮狗腿(三副牌,五个玩家,应该是斗地主的升级版)和炸金花(俗称:炸鸡)。逮狗腿一次没玩过,光是那么多张牌,我都要拿不好了,还怎么打?炸金花倒是可以一试,毕竟玩法简单,赌的不是技术,而是运气和策略。想好了这个对策,我便开始思考怎么玩这个游戏。害我想了大半夜,不是我记仇,而是那人欺人太甚,有那样讲话的亲戚吗?如果当面说,还能理论,理论不好,可以打架。背后说坏话,只能噎着了。但这气必须出。

第二天,XXX家请客吃饭,我在他们惊奇的目光中,坐到了赌桌上。问我玩什么,“炸金花,跟你们赌运气!”我说。从中午饭后一直玩到吃晚饭,我出乎意料的赢了五六百元,XXX出乎意料的输了五六百元。另外两个算是白玩了一下午,没输没赢。打响了第一战,我愉快的把赢来的钱给他儿子了,压岁钱嘛,还没给呢,这下又还了回去。如果XXX知道我的意思,定是会有些不舒服吧。或者他压根没想到,他说的话传到了我的耳朵里,然后我来报仇了。

他说我这是新手运气好,我只是笑笑,或许吧。我想光靠运气,就能赢吗?为了验证我的想法,当晚路过小叔家,进去玩了一会,不料还是赢的。他们见我第一次玩牌,那姿势,简直是闭着眼睛往桌上扔钱。旁边观战的爷爷说,“你扔的是纸啊?” 我笑了笑,钞票可不就是纸做的吗?我知道他们都被我吓住了。其实我心里也直打鼓,我不过是装出来的气势而已,先吓走一批再说。因为在所有人的底牌翻开之前,谁都不知道自己的牌能胜过谁,这种状态就像“薛定谔的猫”。先翻牌的人除非牌很大,不然那只猫是死定了。继续跟注就得翻倍下注,这种风险和压力会迫使大多数人选择退场。也因此,常在一局打完后,大家发现赢钱的人,居然是所有底牌中不大不小的牌。而持有最大底牌的人确早早的弃牌了。

在这个过程中,我按“微表情”的表情基线原理,给他们每个人的行为都描好了行为基线。虽然只是看过美剧《lie to me》,知道了这个基线的作用,没学会观人微表情背后的含义,却是可以用参照比较法,通过个体基线和个体当时行为的对比,再加上个体行为和其他个体以及所有个体行为再对比,也可以得出个大概判断,知道何时可以继续跟,何时应该弃牌。之所以可以如此做,是因为一桌人的水平总是参差不齐的,有的人常年赌博技艺高深,有的人不怎么赌,很容易被人看穿。容易被看穿的人跟注比较多时,常会使一桌子的人不约而同的纷纷弃牌。而技艺高深的人,确因技艺高超能轻易看穿别人的底牌而惯以小牌使诈。且亲戚中也有亲疏之别,有感情偏向的行为。使得我这样的新手也有机会从行为中透视出一些端倪。算是取巧了吧,因为我一个妹夫经常在有意无意间说出我的牌是对子,还是顺子,还是单张。这让我是既生气又警觉。当然他也很荣幸的被我当成了最高行为基线,因为他显然是这里最厉害的人,是个很好的风向标。

我们这个大家族,过年走亲戚如同喝喜酒那般热闹,我爸这辈的有好几个亲兄弟和堂兄弟,都住在一个村。嫁出去的姑姑们以及姑姑们的儿子和女儿、女婿、娃儿,还有嫁出去的姐姐们、姐夫们,堂姐妹们、堂姐妹夫们and他们的娃儿们。全部统一行动,年初二开始一起来我们父系这边挨家挨户吃个遍,然后再统一去姑姑们家。这是走到哪,哪里都挤不下。当然也是走到哪里,赌到哪里。大多时候男的打牌,女的在旁边“掌舵”观战,小孩子们就自己扎堆玩去吧。

想当年,我也是小孩子的时候,也是跟小伙伴们扎堆去玩的,管他们谁输谁赢。而如今,我坐在赌桌上,玩着这个“大人们的游戏”。见证着他们的输赢,参与着他们的输赢。有些人年年都会输钱,依然乐此不彼;也有些人这年输了,来年赢了;有的人一次输太多,第二天被揪住不给来了;有的人一次赢太多,第二天也不来了,据说是要防着被人捞回去。当然我所看到的只是这里的一角,他们在其他地方战况如何,我就不清楚了。经过几次战火的洗礼,我也总结出了一点经验,然而有时一桌人中我是最差劲的,其他人水平都差不多,这是最为难办的。老江湖们精于观察,同时也精于使诈,让人难以琢磨。不过我知道,人人都有求胜心,这种心理让他们习惯以诈取胜,用言语、动作、神情迷惑他人。有时能诈赢,有时却诈到钢板上了。

因我不会使诈,担心诈得其反,弄巧成拙。我便反其道而行之,少言少语,少做动作。且偶尔以诈求败,用烂牌跟几注然后果断弃牌。使人误以为我也懂得使诈,等我有了好牌,他们自然就诈到了钢板上。竟然也是奏效的。我赌的只是一道数学题,力求好牌多赢点,烂牌少输点,自然到最后我是赢的。这其中烂牌的诈败是关键,没有此诈,来了好牌,满桌人都会知道,还赢个毛线,光是打底都要输到欲哭无泪。

去年这个春节,算是跟他们打成一片,合了下群了吧。因为一起玩的人都是亲戚,赌注自然不大,且我是新手,或许为了照顾一下我的神经?那几天,逢赌必赢,赢了近3000元。XXX跟我一起玩的那些局中一共输了近1500元。好吧,此恨得以消除,要感谢他的慷慨解囊。我只参与炸金花,另外玩过一次在我看来和炸金花相似类型的推牌九(用扑克牌玩的,跟电视里看的那种小木块一样的牌九不一样,怎么玩的我忘记了),相信如果是其他的玩法,定然要输吧。

炸金花的取胜之道

故事就是这样,我想如果把炸金花比作武功,拆解制胜之道,就得分两个方面来说,心法和招式。对于“招式”我真心不会赌徒们的那一套,我所用的算是胡乱发挥吧,以上已经夹带的说了。

论及“心法”,我想首先应该是《易经》的中正思想,其次是心理。

所谓中正当位,即是守持中道、行为不偏。因此有了进可攻,退可守的条件。《鹿鼎记》中的鳌拜,本是进可当皇帝,退可安享于野。可偏偏该进不进,该退不退,直到被康熙见到他身着龙袍时,再无退路,那时即刻起兵,胜算是很大的。连海大富也说他:“鳌拜此人,不知进退,咎由自取。”

进退之道是关键,可以说是中国人立身的不二法则,成功往往是在一进一退之间。高歌猛进,一路超神是爽文流的仙道小说幻想的。现实社会有现实的法则,正如前文说过“在所有人的底牌翻开之前,谁都不知道自己的牌能胜过谁”,也就是说只要有一个人还没翻开底牌,就没人知道谁大谁小。那么进退该如何把握呢?有人会算牌,有人会看人,或者还有别的什么技巧(除了作弊)。可是所谓人算不如天算,算无遗策只是理想状态。刚看过的电视剧里,梅长苏说,“谋士之能不在于算计出对手的每一步,而是能根据对手的每一步作出最有利的反应(好像是这么说的,台词忘记了)”。算计只是工具,是做辅助作用的。可以说梅长苏并没有怎么坑誉王,给他出的点子,也都不是害他的,他是被他自己坑了。所以关键还是在于人,知进退,是一种先觉的心理条件。

然而有了这心理上的觉悟,进退的时机依然难以把握。如人炒股,怎会知道应该在多少点的时候卖出呢?才能利益最大化呢?其实这后一句,已经道出了问题的关键-----贪心。人心有各种贪,贪得无厌。有人贪食,长成大胖子;有人贪色,叫鸡,包小三;有人贪名,为成名不惜炒作出卖肉身;有人贪权,高处不甚寒;有人贪财,贪污无下限。贪,是人类进步的动力,也是毁掉人类的终极武器。贪心表现在心理上的急切求利,因而只顾当前利益,失去整体观。也同时占用了极大的心理资源,使人对现实环境视若无睹,置若罔闻。就好像成功学,成功本是个伪命题,除非你先给成功下一个定义,比如做成某件事情就是成功,达成某个目标就是成功。然而越是渴望成功,越是陷入贪心的狭隘境地,越是无限夸大成功的目标,越是成功变的遥遥无期。成功学之害,在于“学习成功学”本身即是错误的行为。

回到正题,进退之道本身是难以把握的,但是以贪心作为自醒的指标,进退的时机便明朗了许多。况且,人们常说给人方便,就是给自己方便。一局赢人太多,难免别人心中有怨气,不只有了警觉后下次不再“上当”,而且等到他们有了好牌使尽心思坑你,万一不察,着了人家的道,算不算得不偿失,咎由自取呢?从进攻的角度说,这是麻痹对手,徐而图之,慢慢蚕食。而换一种角度,也未尝不是自保的一种手段。同时也是降低风险,毕竟胜负无绝对,非是万不得已,没必要把自己逼入难堪的境地。进退之道,进中有退,退中有进。贪心可以作为自己进退的指标,也可以作为他人失败的关键。很多人即使打牌老练、技术高超、算牌精准,不破贪心,也只能是个烂赌鬼。扩展开来,人心又何止是贪,有七情六欲、贪嗔痴慢疑,都是优点,也是缺点。所谓无欲则刚,有欲就有缝隙,就能败之。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啊,有江湖就有斗争,因此中正当位不只是行为上的进退有度,也应当是“算计”上的进退得当,否则陷入阴谋诡计之流,诡诈之徒害人也终会害己而已。如同《琅琊榜》太子和誉王的失败,他们的阴谋诡诈坑了他们自己。梅长苏只不过是利用了他们的阴谋诡诈,伤敌而不损自身。如果江左梅郎当真是诡诈之徒,只知利用人心玩弄阴谋,谁还会喜欢这个角色呢?现实中这样的人,也往往是别人最讨厌的人。所谓心机婊,等等等

现在说心理方面

某次在姑姑家玩牌,半途来了两位不速之客,是姑姑家的邻居。在我们这桌押了几把之后,有人不乐见他们,给挤兑走了。不过他们实在是爱赌,脸皮巨厚,跑到另一桌起哄去了。也没玩多久,一个小时后就跑了。此时众人开始议论纷纷,气氛有些不对。原来是这两人赢了一千多元跑了。想来本是亲戚们在一起玩,就算输了也是输给自家人,肥水不流外人田么。这回半路杀出程咬金,赢了钱就跑,也难怪大家都很生气。由此,我想到“新手运气好”那句话。这句话听听还可以,然而运气的好坏,与新手还是老手,有关系吗?仔细想想就知道,这句话的逻辑是不成立的。那么问题可能是出在心理方面。

我是真新手,这不用多说。而那两位不速之客,本是老油子赌徒,但对于我们来说,他们是陌生人,也算是一定意义上的“新手”吧。推测一下,相熟的赌徒们,由于经常在一起玩,有了共同心理潜质,或可以说是集体潜意识。此时,来了“新手赌徒”,而众人不以为然,“新手赌徒”以有心算无心,于是在意识上便能压制?比如老版的武打片,一个打一个接,套路很美,但是痕迹明显。试想如果李小龙上去PK,结果会怎样呢?他的截拳道(以道家思想为主旨,融合各家之长而开创的自由搏击)以有限为无限,以无法为有法,应该是把招式精简练熟到化境后,以无招胜有招的打法吧。秒杀套路流是必然的。而脱离套路限制,必定是以意识上的自由为条件的。套路,即是固定的思维模式。

固定思维每个人都有,就好像有的人很死板,有的人很灵活。赌徒也无可例外的拥有“赌徒思维”。或可以说人天生有赌徒思维,只是倾向性的轻重不同:

赌徒有自己的一套理论,被称为赌徒谬论,其特点在于始终相信自己的预期目标会到来,就像在押轮盘赌时,每局出现红或黑的概率都是50%,可是赌徒却认为,假如他押红,黑色若连续出现几次,下回红色出现的机会比例就会增加,如果这次还不是,那么下次更加肯定,这是典型的不合数理原则,实际上每次的机会永远都是50%。

赌徒一般都不是杰出的数学家或博弈学家,他们有他们自己的运算法则,从不向命运低头,当他的期望不出现,他就会越战越勇,加倍下注,一直提高筹码,希望能一举赎回损失并加倍盈利,这种行为是什么行为?很多人会说是不理智的行为,可是,回望中国的教育制度,我们在学生从小学到高中的时候灌输的都是一种愈挫愈勇的顽强精神,在树立人生标杆的时候却忽视了教导学生去理性思考,在周围人生赌局中失败的人,又有多少不是精神的强者和理性思考的弱者?那么我们是否应当在教育环节中学习西方教育那种“知其不可为而不为的”理性精神,以免造就出更多幻想自己必赢,却表现出坚决失败典型的赌徒呢?

赌徒们不只有谬论,还拥有人人皆有的贪心,而普通的赌徒,更是少有意识上的觉察,不论赌博经验多丰富,其输也早已注定。且有不少人,习惯把输赢归因于运气,殊不知运气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种数学概率。唯有知进退,方能在运气的好与坏之间周旋而不败。

其实赌博,先天就带了赌性。常年赌博的人,难免陷入赌徒谬论的思维中而无法自拔,最终都是十赌九输。最好是把握一个度,如果是为了娱乐,赌1块钱就很好,赌一晚上也没多少输赢。赌注越大,人的求胜心越强,越是会失去娱乐的初衷。如果不是为了娱乐,而是那种烂赌鬼,职业赌徒,就不讨论了。

赌博的输赢很简单,无非赢利与否。人生的赌局,该是以什么判断呢?得到什么才算赢?有的人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但是得到后又发现不是。或者发现失去了更重要的东西。有的人一直不知道自己想要得到的是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筹码有多少。

赌博是一时的牌局,其进退不过小道尔。而人生是一世的赌局,抗住各种诱惑、时刻警觉、保持进退有度、且不失本心,就很难,很难了。

炸金花的取胜之道

本文写到现在,“分享一下思维方式”的快感已经荡然无存。行文如此啰嗦,我也是要醉了。没写之前,我觉得自己有点幼稚,有点愚蠢。写完之后,我觉得自己很幼稚,很愚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25   其中:访客  8   博主  8   引用   9

    • 人生加减法 人生加减法 1

      文章好长

      • 落蝶 落蝶 2

        原来你说的“炸金花”不是我想象中像“炸香肠啊、炸虾啊”那种好吃的食物。
        赌博这种游戏吧,逢年过节的偶尔跟大家稍微玩一下也没什么。实在不喜欢也不用勉强自己。

          • 枫先生 枫先生 Admin

            @落蝶 你果然是个吃货无疑!
            稍微玩一下,我以前都是不干的。逢年过节跟兄弟们聚会时会玩很小的打发时间。以娱乐为主,杜绝玩多了可能会上瘾的事情发生。
            去年是被某人气到才玩的。然后居然每次都能赢,我就写了这个教程咯。

              • 落蝶 落蝶 2

                @枫先生 看来你运气还真是( ^_^ )不错嘛

                  • 枫先生 枫先生 Admin

                    @落蝶 是啊,但是运气只要不差就行了。主要还是策略

                      • 落蝶 落蝶 2

                        @枫先生 原来我会输光斗地主里的欢乐豆,都是因为不讲策略么o(╯□╰)o

                        • 枫先生 枫先生 Admin

                          @落蝶 可不是么

                  • 雕刻时光音乐网 雕刻时光音乐网 2

                    能够跃然纸上的不能称之为赌徒。

                      • 枫先生 枫先生 Admin

                        @雕刻时光音乐网 怎么讲?

                          • 雕刻时光音乐网 雕刻时光音乐网 2

                            @枫先生 人生本就是一场豪赌。干嘛去执迷于牌场呢?更何况赌是一张缠人的网,那是欲望和良知的赛跑,最终好的结局无非是赢了欲望输了良知,然则到最后连良知也输光。

                        • 枫先生 枫先生 Admin

                          @SIYO 哈哈哈

                        • 来自外部的引用: 9

                          • 中国历史
                          • 枫先生
                          • 博客导航
                          • 枫先生
                          • 谷粉搜索
                          • 枫先生
                          • 乐儿
                          • 枫先生
                          • SIYO